为何原谅前任如此困难?

2020-07-11 | 见丰网
阅读(

为何原谅前任如此困难?

北京时间7月9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分手从来不是件容易的事,但不同的人会以不同的方式应对。有些人选择跑几公里来宣泄心中的痛苦,有些人则会努力赢回前任的心。为何会出现这种情况呢?其实,重燃爱火的欲望深深扎根在我们的心理之中。让我们想象这样一个场景:有一位名叫雅妮的女孩,流着泪对男友乔治说,他们的关系到此为止,然后叹了口气,慢慢走回家,心已经碎了一地。

访问:

阿里云新用户福利专场 云服务器ECS低至102元/年

天翼云年中上云节 云主机1C2G 92元/年 实名注册送8888元大礼包

这已经是他们俩在短短两个月里第三次分手了,而这一次,雅妮说他们再也不会回头了。

科学探索_见丰资讯网

资料图

雅妮说:“我很想念他,不停地在脑海中重放我们的那些快乐时光。”对旧日快乐时光的怀念不久就会将她打败,“所以我一次又一次回头。但我们的心态差异过大,这一点始终没有改变。我已经在所有社交媒体上删掉了他,我知道这是我们最后一次在一起了。”

重燃爱火的欲望在我们的一生中十分常见。约三分之二的大学生都谈过一段分分合合的恋爱,并且一半人在分手后还会和前任保持“炮友”关系。

即使在踏入婚姻殿堂后,许多人依然在感情这件事上“拎不清”。超过三分之一的同居伴侣和五分之一的已婚夫妻都在目前这段关系中有过分手又复合的经历。

有无数的歌曲、小说、戏剧、真人秀和电影都是受此启发写就的。分道扬镳、然后再寻求原谅,这种行为自然根植于我们的心理之中,没什么好意外的。但我们为何总是忍不住去挽回一段失败的感情呢?

用金赛研究中心神经学家海伦·费舍尔的话来说,人们刚刚分手时,一般会经历所谓的“抗议”阶段。在此期间,被分手的一方可能会执着地想追回提出分手的一方。

费舍尔和一组科学家让15位最近刚刚被分手的受试者接受了大脑功能性磁共振成像扫描。在他们看到前任的照片时,大脑中与获得、失去、渴望、情绪调节、以及爱情和依恋感相关的脑区被激活了。

“在被分手之后,你并不会停止爱对方。事实上,你对对方的爱可能会变得更深。大脑中与‘上瘾’相关的主要脑区会处于活跃状态。”费舍尔指出。

费舍尔称,在此期间,被分手的一方大脑中的多巴胺和神经递质去甲肾上腺素的分泌会增多,这两种物质与压力水平升高和呼救的冲动有关。她将此称为“沮丧吸引力”。这也许能解释为何有些人在努力追回自己的心上人时,会做出种种戏剧化的行为。

被分手的男性和女性受试者大脑中的伏隔核都会被激活,这是与上瘾相关的主要脑区。费舍尔研究中的受试者们会“着迷般”地想念自己的前任,渴望与前任心意相通。

“分别时的焦虑感就像一只被从母亲身边带走、独自扔在厨房里的小狗一样,它会不停地绕来绕去、汪汪叫唤、或者小声呜咽。”费舍尔补充道,“分分合合多次的情侣仍会对彼此产生化学物质引发的依恋情绪,所以直到这种‘瘾’消退之前,两人之间总是会扯不断、理还乱。”

除了大脑中的化学反应之外,人们也会处于一系列行为学原因,努力追回失去的爱情。如果前任在分手后已经与别人约会过,便会加速另一方忘却旧爱的速度,减少复合的可能性。但也有些人在分手后,对彼此的激情反而会变得更加同步,这就会增加原谅前任的几率。

德克萨斯大学教授蕾妮·戴利指出,“有事情没解决”的感觉也会促使情侣们在分手后再度复合。

“有的情侣也许在分手时发生了许多冲突,但对彼此仍有爱意。”戴利指出,“所以问题可能更出在无法管理或解决冲突上。如果双方并非因为原则性问题而分手,人们也许会愿意为这段感情做出一些积极改变、试一试再续前缘。”

戴利还指出,心理学中有一个名为“依恋理论”的流行领域,常被媒体用来解释恋爱关系中的适配问题,但该理论并不能解释人们在恋爱中分分合合的原因。

依恋理论认为,抚养者对待儿童的表现会影响儿童长大成人后的依恋类型,可分为安全型、焦虑型或回避型。安全型的人往往能与他人进行健康的情绪沟通,焦虑型的人则倾向于怀疑自我价值,需要花更长的时间才能重新亲近他人。而属于回避型的人则不愿让他人感知自己的情绪,并对亲密关系表现出自卫般的抗拒心理。

根据该理论,焦虑型和回避型的人应当会受到彼此吸引、很难彻底分手才对。但实际研究似乎并不支持这一点。

“我们发现,经常分分合合的情侣与不走回头路的情侣在依恋焦虑和回避心理方面没什么不同,并且不同的依恋模式也与感情质量无关。尽管依恋理论看似是个很好的解释,但我们发现,事实并非如此。”

就像前面提到的雅妮一样,怀旧和孤独感的确在请求前任原谅中发挥了一定作用。“有些人的前任对他们并不好,但分手后仍然想与前任复合,这一般与孤独感、对感情中美好之处的怀念、以及分手造成的失落感和悲痛感有关。”肯塔基大学专门研究性健康的教授克里斯滕·马克指出。她表示,人们对旧感情的怀念最初往往是在现任感情质量开始下降时开始的。

根据人们自述,更害怕单身的人对前任的渴望往往更重,破镜重圆的欲望也更为强烈。这也许能解释雅妮最近的行为。她说自己在新冠疫情期间感到十分孤独,导致她忍不住联系了自己的前任,想要重修旧好。

社交媒体可能使单身人士在封城期间的孤独感进一步恶化,因为他们很容易通过社交媒体看到前任的所作所为。纽约长老会医院精神病学副教授盖尔·萨尔茨表示,不惜一切代价摆脱孤独感的欲望可能会驱使人们重回旧爱的怀抱。

“各类社交媒体让人们可以找到前任的踪迹,促使他们复合。”萨尔茨指出,“我们看待过去的感情时,总会带上一层玫瑰色的滤镜,还会忘记人是会变化的。社交媒体导致人们更难斩断旧情、向前迈进。有些人会偷偷‘视奸’前任发的帖子,而这是种很不健康的行为。”

迈阿密大学教授贝利特·布罗加德指出,由于社交媒体使分手变得难上加难,千禧一族可能更容易在分手时表现出负面行为。

“糟糕的分手表现自古便已有之,就像人类的爱情史一样悠久,”布罗加德指出,“但这些行为如今已变得十分普遍,人们甚至给这些行为分门别类、起了名字,比如‘阴魂不散’、‘死缠烂打’等等。”

布罗加德还补充说,年轻的千禧一族也更容易产生焦虑感和抑郁感,并且更依赖社会认同感,因此更容易形成分分合合的恋爱关系。

千禧一族还更倾向于在网上寻找恋爱方面的建议。因此,“个人恋爱指导”在美国已经成为了一项价值超过10亿美元的产业,针对失恋者的市场也开始兴起。分手导师们承诺会帮助客户向前迈进、或是重燃旧火。许多人会在博客、视频网站YouTube和播客上提供复合技巧和策略,观看人数多达成百上千万。

在五花八门的建议中,有一种名叫“不联系原则”的常见战术(时间从30天到60天不等,甚至有人建议一直不联系对方)。这段时间可用于提升自己。许多人建议给前任发短信,让对方想起两人有过的美好时光,并向对方展示自己在这段时间里的变化有多大。

海伦·费舍尔也赞同,“不联系原则”是一种有益的做法。她指出,只要不联系对方超过90天,就可以有效戒除大脑分泌的成瘾物质。但这对感情有用吗?

“修复心碎的过程与戒瘾类似,你要把对方的东西拿走,不再看他们的社交媒体,也不能和他们联系。”

布罗加德也表示,该原则“确实有一些科学依据”。愤怒和背叛感等强烈情绪的强度一般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逐渐减弱。

有一位名叫莉莲的20几岁女孩,几天前刚和男朋友分手。心碎的她在网上搜起了与前任复合的方法,结果在社交媒体上看到了一位“恋爱教练”的视频。

莉莲说,这位教练提供了一些与前任创造距离、重新建立吸引力的小窍门。“这在分手后给了我一些安慰,但也让我更焦虑了。教练建议等上30天再和前男友联系,并且再见面时穿些好看的衣服,向他证明我变得更优秀了。但我等不了这么久。”

虽然这些教练也许在分手后提供一些慰藉,但他们的建议不一定科学。“分手教练通常缺乏相关领域的正规培训经验,比如神经科学、心理学、认知科学、哲学或社会工作等等。”布罗加德指出。

她还补充说,有些所谓的“教练”甚至会剽窃其他受过相关培训的人的理论,但不会去检验这些偷来的信息的真伪。

“他们的收费可能比一名优秀的治疗师还要贵,但没有任何证据能证明他们的建议站得住脚。买他们的产品可能纯粹是浪费时间和金钱。”她说道,“他们出的书有时并不贵,但并未接受同行审议,绝大多数都是废纸一堆。”

专家对这一产业仍持保留态度,并且该产业受到的监管近乎为零。戴利对布罗加德的观点表示赞同,指出许多分手教练“并没有提供建议的资质。”萨尔茨也指出,这是一个“缺乏监管的领域”。

“几乎每个人都可以自称为教练。所以我对这个产业持非常谨慎的态度。这些人究竟受过多少数量、多大强度和多高水平的正式培训?参加过几天或几个周末的课程并不算数。培训他们的是谁?这些培训又是什么类型?”萨尔茨质问道。

布罗加德建议刚分手的人多看看从正规来源获取的分手和恋爱相关的科学文献,比如谷歌学术上的学术论文,而不是花钱找所谓的分手教练。但她并不建议花太多时间和精力,只为了赢回某人的心。

“如果你非要和前任复合,不如想想他们真的值得你这么做吗?”

专家认为,复合这件事没有“窍门”可言,唯有真心以待、开诚布公地谈一谈上一段感情究竟出了什么问题。

如果无法与前任复合,那么等“抗议”阶段过去,这些人的大脑就会进入“放弃/绝望”阶段,最终接受现实、心如止水、继续成长。

“你会经历极大的痛苦和焦虑,但伤口总有愈合的那天,”费舍尔总结道,“你永远也不会忘记甩了你的那个人,但总有一天,你会继续前行,收获下一段爱情。”

本文地址:http://news.gxjf100.com/202007/106476.html


【责任编辑:阿诺】
分享到: